西甲

杭州富阳金仕堡突然关门数千会员卡或打水漂

2019-12-05 07:3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杭州富阳金仕堡突然关门数千会员卡或打水漂资讯中心

目前可以证实,至少有2000张会员卡内尚有余额。当地消保委已经介入,投诉的消费者已超300人,金额近200万元。金仕堡很有名,杭州也有。

出事的这家金仕堡和杭州的金仕堡什么关系,是否同一家?富阳这么多会员怎么办?

杭州市消保委说,仅富阳这家金仕堡就有6000名会员,这可能是杭州比较大的一起预付式消费投诉。

富阳金仕堡突然关门

工作人员消失无踪

“这在富阳,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健身机构了。”徐女士住在富阳钢圈厂路附近,她家到金仕堡步行20分钟,所以很早就办了会员卡,她的卡里还有2.2万余额。

徐女士1月5日去健身时,发现金仕堡已经关门,所有工作人员、健身教练消失无踪。

富阳金仕堡的全称为“金仕堡健身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仕堡)”注册于2008年3月,其主营业务为健身中心。该公司的两个自然人股东应某夫妇均为浙江慈溪人。开业当年,这个占据1~4楼共5000多平米的健身中心吸纳了数千名会员,在当地的健身领域一家独大。

“没有任何征兆,太意外了。”徐女士的会员卡里余额不少,她不想让钱打了水漂。她在上发了帖子,不少人聚集起来。

金仕堡的关门,迅速引发了众多投诉。

富阳消保委秘书长陈伟在接受钱报采访时说,金仕堡关门后,12315投诉受理中心就陆续开始接到投诉,截至1月27日,共登记216起消费者投诉,涉案金额已达146.53万多元。“投诉登记的消费者仍在不断增加,目前已经超过300人,涉案金额也超过了200万元。”

消保委介入调查

负责人指示去年12月底结业

富阳消保委经过调查发现,富阳金仕堡关门似乎早有迹象。

这家金仕堡的负责人应某于2011年移民加拿大,他委托黄某代为管理健身中心。平日里两人基本通过保持联系。

代理店长黄某在2014年12月28日收到应某的,内容是:月底结业吧。当时黄某觉得也意外,还询问如果结业了,该怎么处置员工以及众多会员,但始终没有得到正面回答。

金仕堡使用的场地是向富阳一家印刷企业租用的,租金支付到2014年12月31日。按约定,须在2015年元旦前支付新一年租金30万元,但应某未及时支付。

2014年12月29日,房东蒋某也通过联系了应某,应某明确表示要终止租赁关系。

今年元旦,健身中心一位教练给房东蒋某送来了前后大门的钥匙。1月2日,供电局在民警陪同下进入健身中心抄表时发现,金仕堡的电脑和POS机均已被搬走。

富阳方面市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金仕堡的会员卡主要有至尊卡、个人终身、钻石5年卡、普通年卡等7种。办理了这些会员卡的会员共约6000名,其中,在会员卡内仍有余额的有效会员约2000名。

富阳当地工商无法对这2000名会员的卡内总余额进行统计,但如果以目前已经登记的300多会员来推算,总涉案金额可能会大得让人吃惊。

杭州市消保委相关负责人说,预付式消费的投诉时有发生,但很少出现像富阳这样所涉面广、涉案金额高、社会影响大的集体投诉。

富阳金仕堡出事

杭州金仕堡会有问题吗

金仕堡的门店遍布省内多个城市。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富阳金仕堡的停业,富阳金仕堡和杭州金仕堡有没有关系?

“关门的金仕堡在经营上有独立法人,只是向金仕堡上海总部缴纳了部分名称使用费(亦称‘管理金’)。”富阳消保委秘书长陈伟说,富阳金仕堡的关门和上海总部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杭州目前正在营业的金仕堡应该不会因此受到太多影响。陈伟说,这家金仕堡的日常收入主要由会员办卡费和私教费组成,收款时如果客户是刷卡,则进入老板指定账户;如果是现金,则存入公司对公账户。这种做法,使得身居国外的经营者本人并不了解财务的详细情况。

到底是不是经营状况出现了问题,目前还不得而知。消保委已经联系上了富阳金仕堡的负责人应某,并且和对方代表进行过一次沟通:“对方律师是接受应某委托来处理善后事宜的。”

“可能会有两个结局:有人愿意接盘;或者向法院起诉。”陈伟说,金仕堡在开业之初曾投入300万元进行装修和购买设备,这些可能会帮助消费者减少损失。对于消费者来说,现在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

(钱江晚报 鲍亚飞 通讯员 徐丽亚)

芯片
小宠
世界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