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军警杯★小说】江湖满地_a

2020-01-16 23:4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关塞极天唯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鸟道虽险,依然是“道”;江湖满地,却不是“地”。江湖险恶,儿女多情,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前路呢? (一)绝顶相逢

北瞰黄河,南连秦岭,云台落雁,峻险绝九州;西临少华,东拥潼关,莲花朝阳,奇拔冠五岳。世人都觉得,“自古华山一条路”,艰险陡峭的华山,有王气之尊,就好像一个昂然挺立的大丈夫一般,直插云霄的高峰,使得它拥有了“华山天下雄”的美誉。可是,唯有陈传白偏偏不这么想,她觉得,那华山由五峰组成,远望状若莲花,看上去,是那样旖旎,又是如此亭亭玉立,那鸣泉、飞瀑、红叶、雪凇、云雾,构成了一幅美妙绝伦的画卷,如此的景致,难道不能把它比作一个绝世独立的女子吗?

就好像,她家 一样。

陈传白从小便是个孤儿,生逢乱世,有多少无家可归的孩子,活活冻饿而死,可是,她却那么幸运,遇见了 。她就好像是一朵来自天山绝顶的雪莲花一般,超凡脱俗,又好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一袭红衣飘飘,迅速温暖了即将冻僵的陈传白。那个时候, 比她大不了几岁,身量也不高,她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对她说:“饿坏了吧,吃吧。”此时此刻,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传白抬头望去的时候, ,就好像是藐姑射山上的仙子一般,那样庄严,不可亵渎。从此,陈传白就发誓,要一辈子跟随这个给了她一个馒头的人,一辈子忠于她。

住在华山绝顶,在那里,有一个叫做素林宫的地方, 就是素林宫的宫主,名叫齐邀月。在陈传白看来,素林宫就是仙境,因为,素林宫里开满了四时不谢之花,极尽妍态,都是人间难得一见的极品。就拿牡丹花来说吧,世人都只知道“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可是,却不知道,这华山绝顶的素林宫,那牡丹才是旷世奇珍。有一种牡丹,每一层花瓣的颜色,都是不同的,就好像是五彩的霓虹一般,而且比霓虹更绚烂,因为,每一层花瓣上的色彩都不是单一的,而是靠近花心的地方颜色浓,靠近外面的地方色泽浅,上面还缀有白色的斑纹。

一直到今天早上,陈传白都觉得,只有 才能够配得上华山,她那绰约的风姿,那凌风独立的风骨,就和华山一般美妙。可是,现在,陈传白却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变了,她觉得,其实如果将一个男子比作华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素林宫里,没有男人,一个都没有,所以,自从跟着 来到素林宫之后,陈传白就再也都没有看见过一个男子,她没有想到过,一个男人,也可以像山一样伟岸,像山一般坚强,像山一般挺立。

华山西峰之上,三面悬崖,如刀削一般,上峰的小路就在刀刃上,令人触目惊心。西峰的南崖之上,有山脊和南峰相连,石色苍黛,形态像一条屈缩的巨龙,人称屈岭,也叫小苍龙岭,是著名的险道。陈传白躲在暗处,就这样看着他和官兵厮杀,且战且退,一路上爬,一直爬到了华山的绝顶之上。一袭紫色的战袍,已经被汗水和血水浸透,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宝剑,背上背着一个婴孩,和一员顶盔冠甲的战将,对峙着。

“陈紫衣,不要顽抗了,留下你背上的孩子,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我们武功相当,你一个人逃,我拦不了你,可是,若是要带着一个孩子走,我恐怕,你是跑不了的。”那名战将用手中滴血的战刀点指陈紫衣,傲然说道。

陈紫衣长叹一口气,环顾四周,华山绝顶之上,群山起伏,云霞四披,周野屏开,黄渭曲流,如置身仙乡神府,让人不禁将心中的万种俗念,一扫而空,只可惜,面对如此美景,却不能欣赏,怎不让人叹息呢,想到这里,他再次叹息道:“你我也算是兄弟一场,你又为何赶尽杀绝呢。就放过我和我的儿子吧。”

“哈哈哈。”那战将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事情,道:“你都没有成亲,又何来儿子?陈紫衣,不要骗我了,其实,你背上的孩子,乃是逆臣袁崇焕的儿子,袁文弼。我说的对也不对?”

陈紫衣的身子一抖,道:“胡说,袁督师兄弟妻子流三千里,籍其家,督师无子,家亦无余赀,天下冤之,这乃是世人共知的事实,你又在这里胡说什么呢?”

那战将道:“不用再狡辩了,袁崇焕在崇祯年间,曾经纳一妾,这妾,为他生下了一名遗腹子,取名叫做袁文弼,也就是你背上的这个孩子。”

陈紫衣气得身子发抖,自知再也无法隐瞒了,他沉声道:“难道,你真的要斩草除根吗?我听说,袁督师的家人在流放的途中,遭到了山匪的偷袭,全部被杀,莫非,那些山匪,其实就是你们?”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有的时候,人们并不是因为害怕而发抖,而是因为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陈紫衣,这句俗语,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说着,那战将便悄悄做了一个手势,带领着手下的兵卒,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在山崖上往前蹭,慢慢地靠近陈紫衣。

“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陈紫衣突然仰天长啸,震落飞花一片,同时,也震动了陈传白的心,若不是 有命,不准素林宫的人随便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武功,她真想马上就冲出去,将那些官兵全都踢下山崖。她的手使劲地揪着自己的衣服,暗地里替陈紫衣使劲,虽然居住在这华山绝顶,可是,她对于外面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崇祯三年八月的时候,督师袁崇焕因为谋反罪而被诛杀,可是,有那明白事理的有识之士都知道,那是皇帝中了人家的反间计了,所以,袁崇焕应该是被冤枉的。本来,她也就只是当一个笑话听,可是,现如今,追杀袁家后人的官兵,竟然杀到了华山绝顶,她便不得不留神看个仔细了。

更何况,那浴血拼杀的少年侠士,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他握剑的手虽然颤抖,却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兵器,他浑身是伤,不断地有汩汩的鲜血从伤口涌出,怎不叫人为他捏一把汗呢。他就在这绝壁之上,和朝廷的追兵对峙着,华山以易守难攻而闻名,可是,面对千百倍于自己的敌人,纵使他浑身是铁,又能碾得动几根钉呢。

陈紫衣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宝剑,却显得那样无力,可是,他宁愿站着死,也不能跪着亡,他觉得自己死不足惜,可是袁大人唯一的骨血要是保不住的话,又如何向九泉之下的老大人交待呢?

就在陈传白揪心观望的时候,一只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头,一个轻柔赛过吴侬软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传白,我说过,素林宫的人,不能被凡俗的感情牵挂,难道,你忘记了吗?”

陈传白吓得一激灵,连忙回身,施礼道:“对不起, ,传白知道错了。”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绝色的女子,云髻峨峨,修眉皓齿,明眸善睐,肌肤胜雪,她穿着一袭红色的衣衫,柔情绰态,这便是素林宫的主人齐邀月。

齐邀月向着陈紫衣的方向望了过去,柔声道:“你想救他,是不是?”

陈传白先是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道:“不,我知道素林宫的规矩, ,我们回去吧。”她不敢再回头去看,她害怕自己再次看见那紫衣少年脸上的鲜血,眼中的坚毅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恳求 救他的,可是,她知道 的脾气,求也是没用的。

齐邀月却柔柔地说道:“这世上的男子,都是寡情薄幸的,老宫主在临死前,就已经告诫过我们了。”陈传白低下了头,不再言语,邀月却微微笑着望着远方说:“可是,孩子却是无辜的。”

陈传白听见齐邀月这么一说,猛地抬起了头,像是看见了希望,道:“是啊,是啊,而且,这孩子是袁崇焕的儿子,袁崇焕,可是一个好人啊。”

“袁崇焕?”齐邀月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突然微微地一皱,脸上露出很复杂的表情,可旋即又恢复了镇静,道:“好啊,传白,既然你想救他们,我们就去救。”

陈紫衣已经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他留恋地最后望了一眼这个人世间,就想带着孩子往深渊下跳,士可杀,不可辱。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看见一红一白两个女子从天而降,随着她们一起散落的还有满地芬芳的花瓣。她们一个雍容典雅,一个高雅脱俗,宛若下凡的仙子一般。更让人惊诧的是她们的武功,她们的身姿在华山的奇岩怪石之间起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飘摇如同流风回雪一般,瞬息间,尸横遍野,飞舞的香花掩盖了鲜血的腥臭。片刻之后,她们挟起惊愕无比的陈紫衣,飞渡万丈深渊,离开了险境。

(二)素林仙宫

生和死的距离,往往就在一线之间,刚才还是血雨腥风,刀头舔血,可是,眨眼之间,陈紫衣就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穿行在素林宫那繁花茂叶之间的陈紫衣,就好像是误入了桃源深处的武陵人一般,惊愕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寄言嘉遁客,此处是仙乡”,难怪当年隐士陈抟会这么说呢,真是如此啊,在素林宫,处处鸟语花香,纷红骇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陈紫衣还真是不敢相信,在当今这“白骨露于野”的乱世之中,还会有这么一片乐土。只可惜,“江山信美,终非吾土”,现如今,眼看就要到了“国破山河在”的时候,清兵就要入关了,只恐怕,这最后的乐土,也将不保了啊。想到这里,陈紫衣不禁叹了一口气。

“陈公子,你唉声叹气地做什么呢?莫非,是嫌弃这素林宫僻陋不成?我家 ,可是好心邀请你来素林宫做客呢。”陈传白笑呵呵地说着,眼波流转,含情脉脉。

陈紫衣连忙施礼道:“这位姐姐说笑了,你家 盛情款待,又救了我的性命,我怎好挑剔?”虽然相处没有多长时间,他便发现,那陈传白虽然是一袭白衣,可是却性子爽直,热情,而那素林宫主齐邀月虽然穿着红衣,却是如冰月皎然,令人只可仰观。

齐邀月淡淡地说:“陈公子,你背上的孩子,是什么人啊,难道,当真是袁崇焕的儿子吗?”

陈紫衣长叹一声,道:“不瞒邀月 ,这孩子,正是袁督师留存世上的最后一点骨血。”

“喔?”齐邀月面目如常,可是,手却紧紧地攥住了自己身下坐着的石椅,在石椅的扶手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指痕,正巧一片不开眼的树叶,在这个时候从她的面前飘落,迅速被齐邀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气切成了两段。陈紫衣没有注意到,陈传白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她不知道,“袁崇焕”这个名字,又怎么惹到了 ,竟然让她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可是,齐邀月竟然忍住了没有发作出来,她只是淡淡地说:“陈公子,你身受重伤,不妨在这里将养数日,等伤好了之后,再做打算吧。”说罢,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素林宫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的确,如果没有惹得宫主齐邀月生气的话,这里的确是安全的,可是,陈传白已经猜到, 迟早会对陈公子和那孩子不利的。虽然她曾经发誓,要忠于 ,可是,她却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人,爱上了那个在华山绝顶拼死搏杀的血人儿,爱上了这个倔强的、杀不死的勇士。

双峰叠障,天边是无边空碧,山风吹过之后,将月亮四周的云彩全都吹散了,玉阙琼宫里应该是愁寂的吧,就好像这华山绝顶一般,虽然说,这里美景如画,美女如云,可是,她们都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每日里,除了伺候花草以外,就不知道做些什么别的事情了。说实话,这里虽然美,但是,美得太不真实,就好像是一个梦一般。陈紫衣长叹一口气,他想离开这里,可是,天下之大,又有哪里能够容身呢,至少,这里还是安全的,更何况,他不是孤身一人,他带着袁大人的孩子,难道要让这孩子跟着自己漂泊江湖吗?

又是一声长叹,一杯酒还没有饮尽,已经让人感受到了夜的寒气,站在碧城之上凝望,远处云雾缥缈。陈紫衣不禁感叹:“浮世几回今夕,圆缺晴阴,古今同恨,我更长为客,婵娟明夜,尊前谁念南陌。”

“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像你这样愁眉苦脸的。”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少女轻柔的声音,陈紫衣回头去看,却看见白衣的陈传白站在自己的身后。

“是啊,你们都是和赤松子同游之人,哪里会知道我们这些凡俗之人心中都在想些什么呢?”陈紫衣又是一声长叹。

“不,你错了,其实,我们每个姐妹,都有着一段孤苦的身世,个个全都是举目无亲,贫病交加,然后,才被宫主或者是老宫主收留,住在这素林宫里。”陈传白微笑道:“ 待我们很好,只是,刚进素林宫的那天,我们就被关照,我们都是九死一生之人,算是死过了一回,从今以后,就不能再和普通的凡俗之人那样喜怒哀乐,只有彻底忘情,抛弃尘俗的情感,才能够练成绝世武功,种出世上最新奇的花儿。”

陈紫衣感叹道:“难怪了,总觉得这素林宫中的人,都仿佛是广寒宫里出来的,全都冷冰冰的,原来,却是如此。”说着,他微笑地望着陈传白道:“除了你,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她们都不一样。”

陈传白觉得自己脸一红,要是让 知道了自己不能忘情,一定会很生气的,所以,她马上转换了话题,道:“对了,你呢,说说你的身世吧。”

陈紫衣道:“其实,我的身世跟你也差不多,我之所以会对袁大人如此忠诚,皆是因为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全家都死于战乱,就连我的小妹妹,也找不到了,是袁大人收留了我。”说着,他取出了一块玉佩,放在手心里,细细摩挲,道:“故乡,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遥远的东西了,我甚至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哪里人了,这个玉佩,是我的父母留给我的唯一东西,哪怕再苦,我都不会拿它变卖的。”

共 1060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满地】(一)绝顶相逢,陈传白,于华山之顶偶遇在此打斗的陈紫衣与一无名战将,方才得知陈紫衣背上背着的是督师袁崇焕的孩子。素林宫原本是不问世事的,但是她和宫主齐邀月毅然决定去救下陈紫衣和那孩子。(二)素林仙宫,陈紫衣已留在素林宫数日,这一方乐土让他感慨万千,只是担忧唯恐清兵入关,这最后的清静之所也将难保了。然而一块玉佩,揭开了陈紫衣和陈传白的身世,这也只有传白知道,紫衣是她的哥哥。(三)乱世情缘,直到齐邀月说出事情真相之际,陈紫衣才清楚她救下他和孩子的真正目的,是想报一已私怨。(四)绝处逢生,在齐邀月欲加害陈紫衣和孩子的千钧一发之际,传白英勇献身救下紫衣和孩子,祖传玉佩令她逃过一劫。送走紫衣和孩子,传白却又不知何去何从了。江湖险恶,儿女情仇,要如何做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前路呢?小说故事感人,情节跌宕起伏,描写细腻入微,足见文字底蕴之深厚。拜读佳作!问好云南!推荐共赏!【军警社团编辑:彧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1516】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止咳药有哪种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小孩不爱吃饭原因
玉林鸡骨草胶囊价格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