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传承铸造师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朽大公_a

2020-01-17 23:2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传承铸造师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朽大公

智囊被负责人的问题问的一滞。

沉默了瞬间,智囊苦笑着说道:

“这只能请求范迪塞公爵向白金陛下要个解释了!”

负责人闻言抬头看了看天,然后低声的咒骂了一句。

智囊明智的在此刻低下了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好吧,马上派人去巴洛特庄园,在那位蠢货大公子发现不对的时候,第一时间派人与他接触,相信他会有选择的!”

智囊记下,然后继续看向负责人。

“行动尽量要隐蔽,能够不给陛下找麻烦,就不要惊动陛下,否则我们身上免不了被打上一个无能的标签!”

“马上安排,我要见范迪塞家族的那位管家,恭喜一下他们此行的任务大获成功!”

智囊头越发低了。

“明白了,大人,如果没有其它吩咐的话,我马上去安排!”

负责人点了点头,长叹一声

,挥手示意自己的智囊可以出去了。

白金公国的情报系统效率高,将大半力量都投入到这里的军部大臣,收到消息的速度也不慢!

“#$%^&*”军部大臣一连串连最市井的泼妇都无法想象的词汇,让身旁的人叹为观止。

等待这位军部大臣发泄完毕了,所有人才抬起头,装作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人,提交到裁决会议的名单上,巴洛特家族继承人,是那位小公子的名字!”

手下的提醒让军部大臣越发暴躁。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巴洛特家族的血脉图谱上没有拉鲁-巴洛特的名字,这意味着,我们不可能让他当上巴洛特公爵!这个口子没人敢开,否则一大半的贵族家族都会被私生子们闹翻天!”

军部大臣的手下咳嗦了几声,说道:

“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个突然的变化,会不会与女皇陛下和白金陛下有些关系?”

军部大臣瞥了一眼提出这个问题的手下,冷哼一声说道:

“你不是贵族,不知道这种事情我不怪你,贵族血脉图谱只有历代继承爵位的夫妇能够看到,而且一旦写上名字,只能划去,不能抹去,既然那位巴洛特夫人说血脉图谱上没有拉鲁-巴洛特的名字,就说明拉鲁-巴洛特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写到那个能够证明他是巴洛特家族血脉的图谱上去!”

“这也意味着,巴洛特家族从来没有一个叫做拉鲁-巴洛特的长子,如今的巴洛特家族只有一个继承人,那就是那位公爵夫人的儿子!”

这名手下羞愧的低头,对于自己还没有得到一个贵族爵位的事实,此人有些自卑。

另一名有着贵族身份的手下,高傲的瞥了一眼同僚,然后提醒军部大臣道:

“大人,这会给女皇陛下直接干预继承人拟定名单的借口!”

军部大臣怒哼:

“是啊,贵族部拟定的名单,竟然将一位公爵的爵位传给了一个法理上不是巴洛特家族血脉的男人,这简直是一个笑话,出了这么一个笑话,女皇陛下大可以以失职的名义,彻底调查贵族部,如果再牵扯出受贿来,那么贵族部离被解散也不远了!”

这话将说话的贵族手下都吓了一跳。

“不会这么严重吧,这只是一次因为事发突然,而出现的疏忽而已,女皇陛下最多拿走这份贵族继承名单的拟定权,不至于解散整个贵族部吧!”

军部大臣冷冷的笑着,说道:

“你知不知道篡改贵族血脉,夺取贵族继承权,是什么罪名?”

未等手下回答,军部大臣就咆哮道:

“我告诉你,主犯斩首,全族贬为奴隶,从犯剥夺一切爵位,全家发配边疆充军!”

“那个拉鲁-巴洛特送了多少金币到帝都,你们心里不清楚?”

“如果女皇陛下真的查起来,凡是在贵族部说的上话的家族,能跑的了几个?”

军部大臣的咆哮让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半晌,办公室的门被急促的敲响,然后未等军部大臣允许,一个苍老的贵族就推门走了进来。

军部大臣看到这个老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温和的说道:

“不朽大公,怎敢劳动您来找我,有事情通知一声,应该晚辈去见您才是。”然后殷勤的引着这位大公在属于他的位置上坐下。

坐稳椅子之后,这位苍老的大公方才开口说道:

“身为女皇陛下和白金陛下共同委任的不朽公爵,我掌贵族传承,血脉延续之事!”

“不朽之名,意喻我贵族传承永恒不朽!”

“但是我老了,干不动活了,很多事情都交给了你们这些人处理,你们都是能干的,这些年来没怎么让我操心。”

老贵族的话沧桑而威严。

“但是这次,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说到这里,老贵族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桌案。

这一拍,让军部大臣办公室中,所有有贵族血统在身的人都全身一颤,原因无它,这位老人手中掌握着所有贵族的命脉。

只有这位不朽大公爵,才能够将一个贵族家族的纹章录入帝国贵族图谱,也只有这位老人,能够抹去帝国贵族图谱中的任何贵族家族纹章。

“老大公,您教训的是,这次是我们没有做好,劳动您老人家操心了!”

军部大臣赔笑认错。

不朽大公用眼睛斜着看了军部大臣一眼,然后说道:

“既然知道做错了,那么知道该怎么挽回吗?”

军部大臣低下了头,说道:

“老大公,您请吩咐,只要您表态,我们都听您的!”

不朽大公冷哼一声。

“哼!听我的有用吗?要听女皇陛下的,贵族裁决会议上,一切都听女皇陛下的,明白吗?”

军部大臣沉默下来,没有答应,在场的贵族也都低头不语。

这让不朽大公不快,说道:

“怎么,你们不听我的了?”

诸人依旧没有反应,老大公却也不怒,长叹一声,从座位上起身,说道:

“也罢,你们不听我的,想必是想听女皇陛下和白金陛下的了!那么,就贵族裁决会议上再见吧,也不知这场会议开完,帝都之中,还能剩下几家贵族!”

言罢,老大公就步履蹒跚的走向门口。

军部大臣连忙拦着,伸手扶住了老大公的一只胳膊,又将老大公重新扶回了座位。

“老大公,我的老大公,没人说不听您的啊!”

不朽大公也没有挣扎,重新坐在了座位上,但却也不吭声。

军部大臣试探的问道:

“老大公,您是不是见过女皇陛下了?陛下她露出风声来了?”

不朽大公冷哼一声,说道:

“老头子我倒是去求见了女皇陛下,可是连宫廷门口都没进去,说是女皇陛下在处理军国大事,任何人都不见!”

“你听听,军国大事!”

军国大事四个单词,被老大公用手指敲着桌面,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

军部大臣深深吸了一口气,女皇陛下处理军国大事,却没有召见他合格军部大臣,也没有召见政务大臣,这透露出的信息,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了。

“老大公,我这里可是没有接到过任何调动军队的命令,而且禁卫骑士团也没有调动的迹象。”

不朽大公被这话气的笑了起来,指着军部大臣说道:

“你还真当自己是掌管帝国军权的军部大臣了?”

军部大臣一蒙,他的确是掌管整个帝国军队的额军部大臣啊?

“你就是个屁,最起码在白金陛下在帝都的时候,你就是个屁,你自己说,军部的命令,和白金王旗同时传达,军队会听谁的?”

“就你们,在私底下捅咕的那点小动作,老头子我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你们说,女皇陛下会不知道?”

军部大臣被不朽大公的话,惊得全身冷汗直冒,内衬瞬间就湿透了。

“老大公,您确定,女皇陛下知道?”

不朽大公冷冷的喊着军部大臣,然后缓缓的摇头,说道:

“我不确定,但是我想,女皇陛下突然出手,否决了那份贵族继承名单,是有原因的!”

“白金陛下这次觐见,入住宫廷,久久不离去,也是有原因的!”

“那份名单能够提交到贵族裁决会议上,也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们这些人,是被那些东西迷晕了脑袋,分不清谁才是掌握你们命运以及生死的人!”

军部大臣重新恢复了镇定,不朽大公所说的他都知道,但是他并不认为,不朽大公知道的事情,女皇陛下也会知道。

因为不朽大公是一名贵族,一名帝都贵族,各家行事的时候,不会有太多的避讳。

但是对于女皇陛下的人,军部大臣想,不会有哪个傻瓜敢透露一丝风声的,毕竟,知道的人都已经开始行动,而神圣海神的教义中,对于背叛信仰的人,从来没有宽恕之说!

女皇身为神圣海神的代言人,没有那个贵族会自己去找死,将事情透露给女皇陛下。

想到这里,军部大臣眼睛转了转,看着不朽大公,说道:

“老大公,您今年有八十岁了吧!”

不朽大公眉头皱了皱,不满的看着军部大臣。

身为一名高位者,一名高位的老者,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提起他的年纪了。

“老大公,您或许知道,我们在追寻什么,但是我想,您一定不知道,我们追寻的额东西,能够带来什么!”

军部大臣挥了挥手,办公室中的手下纷纷退了出去。

不朽大公疑惑的看着军部大臣。

“我的老大公,您认为,是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让帝都所有的贵族都联合起来,共同瞒着女皇陛下,冒着被神圣海神身畔的危险去追逐呢?”

军部大臣的声音轻柔而飘渺,似乎是从云端飘下的轻语,引人遐思。

“是永生啊,我的老公爵!”

“能够让人返老还童的永生!”

与军部大臣料想中不一样,老公爵听到这个信息,没有一点激动的样子,反而嘲笑的看着他。

“光明神?你说的是光明教典的那个光明神?年轻人,权势与富贵看来让你忘记了很多东西,在七位真神降临之前,我们每日按照光明教典中的话去做,每日按照光明教典中的祷词去祈祷,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人永生?”

“才短短不到二十年,我想,时光还没有抹掉你的一切记忆!”

这话让军部大臣皱起了眉头,说道:

“老公爵,我认为你的理解有偏差,以前光明神没有显现过神迹,这我认同,但是以前,也没有七位神祗与光明神竞争信仰,也没有帝国与贵族,在这个世界中高高在上!”

“很明显,光明神因为一些原因,被新降临的七位神祗打压了,失去了人们对他的信仰,二十年是个合理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光明神蛰伏,并且从近几年起,开始想要夺回属于他的信仰!”

“但是,想要重新得到信仰,光明神总要拿出一些东西,鼓励奖赏他的信徒!”

“这一切,都很合理!”

“我相信,神祗有让人永生的力量,只不过这种力量一定很珍贵,最起码真跪倒七大新神从来没有降下过这等神恩!”

“但是光明神不同,他是失败者,想要重新胜利,夺回信仰,注定要付出更多!”

“老公爵,即便我是傻瓜,但是整个帝都贵族圈子里,难道没有一个聪明人?”

“如果不是看到了切实的好处,相信我,没有一家贵族会跟随我的!”

“我们并非无法认清谁掌握着我们的命运以及生命,而是我们认识的太清楚了,清楚到了我们想要摆脱掌握我们命运以及生命的那只大手!”

“而光明神,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次轮到不朽大公沉默了,永生,永远是一个智慧生命无法摒弃的欲|望!

尤其对时日无多者而言。

军部大臣看着不朽大公,等待着这位帝都贵族圈子中的元老,给自己的一个答案。

“即便你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你们就不怕,还没有得到那珍贵的神恩之前,就已经死在女皇的刀剑之下?”

“你如此卖力的维护着那份名单上的继承人,应该是因为,他们也加入到了你们的计划之中,或者说,你用这份名单,交换了他们闭嘴?”

军部大臣面色尴尬,这位老人果然不愧贵族中的元老人物,一眼就看清了事情的关键。

“您说的不错,那二十六贵族家族中,只要有一个不满意,将事情捅了出来,我想女皇陛下绝对不会介意出动各地的教廷审判骑士团,将这个帝都洗成一片血色!”

军部大臣的目光坚定起来,看着不朽大公:

“我的老大公,我想,如果您能够出现在贵族裁决会议上,以您的威望,以您的权力,再加上我们的支持,我想就算是女皇陛下,也要……”

话没有说明,但是其中含义,却已经清晰的表达出来。

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薏芽健脾凝胶
咳嗽药微甜孩子爱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