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立地封神 第二百八十六章:凌天塔上气天凌(十)

2020-01-18 10:10: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立地封神 第二百八十六章:凌天塔上气天凌(十)

萧御话音方落,起身一步向“风凌月”走去,双臂舒展开来,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风凌月”猝不及防,声音微微一变,“你要做什么。”

萧御深深地吸入一口气,醉人的清香凝聚不散。

“无论如何,我都想不出对你出手的理由,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你——我只想告诉你,和你相比,能不能破这九重凌天塔,又有什么重要。”

这句话恍若对风凌月所说一般,那身体轻轻一颤,唇角忽然蕴藏了无尽的柔情,迷醉的声音犹如梦幻。

“萧郎,我也一样——”

萧御骤然惊觉到双臂之间的躯体变得柔软起来,散发的清香并不浓郁,但却是萧御心中最熟悉的印刻。

“凌月——”

风凌月眸光娇羞而唯美,“是我。”

二人相视一笑,无边温存尽数凝于双眸之间。

空濛的声音忽然响起,“想不到你们竟然如此破掉第三重凌天塔,数千年以来,你们是第四对。”

萧御一怔,只见七彩流光飞转,一男一女自虚空之中走来,男子丰神俊朗,女子风华绝代。

萧御没想到这样竟然就破开了第三重凌天塔,心里不由得颇为意外。

“请前辈指教。”

那女子清和一笑,“第三重凌天塔为情塔,想要破开情塔,只有两种办法,其一是我教给你的方法,第二种就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萧御顿时了然,看来是因为他宁可失去直上九重凌天塔的机会也不肯伤及风凌月,哪怕只是一个幻影,才误打误撞以至情破开情塔,风凌月应该也是一样。

“有些事说起来容易,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恐怕没有几人,我见过太多人一开始都不愿意,但是最终都终于说服自己,还有一些人虽然出手,但是因为心意不够决绝而导致失败的。”

萧御心中一凛,皱眉道,“但是这些人明明要比前者更好。”

“的确如此,”男子忽然一笑说道,“但是此塔名为情塔,要么至情,要么绝情,否则都不能破开此塔。”

萧御愈加凛然,“这样方式究竟有什么意义,既然名曰情塔,不是应该维系他人的情感么,怎么反而肆意破坏。”

女子轻柔一笑,“真正的情感,是不会轻易破碎的,无论是谁身处此塔,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情塔至于他不过只是一重经历,一重领悟而已。”

萧御默然,忽然好奇道,“刚才前辈说我和凌月是第四对,不知道还有三对是什么人,萧御很想知道他们的名字。”

“这四对人纵跨数千年,前面两对时间久远,只怕现在早已身死道消,你出去之后可以在天镜至情榜找到他们的名字,还有一对时间并不久远,名唤常武桓、陌初雪。”

萧御听奥常武桓三个字还没有怎样,待到听到陌初雪三个字,顿时浑身打了个激灵。

“什么?陌初雪!”

男子微微一奇,“莫非你认识她么。”

萧御完全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犹如雷霆轰顶,常武桓常武桓,难道就是常五么——

当日在神靥谷中,常五和魔兽相斗时,曾使过一招明武封桓,现在想起来竟是从他的名字中提炼而出。

萧御哈哈一笑,没想到这世间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回想起来常五能够在死亡边陲一住百年,最终找到机会将陌初雪解救出来,其中深情自不必多言。

“前辈,常武桓正是我兄长,陌初雪是我姐姐。”

那一男一女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一点,眼中微微露出惊奇之色,“世间诸事果然奇妙,当日常武桓陌初雪二人在攻破六重凌天塔之后,选择自动弃权,你以后要是有机会,倒是可以问一问。”

萧御点头,自然是要问的,在来到紫衣楼时,常五就选择跟随过来,他一直没有说明原因,现在看来或许和这秘境有关,常五从来没有跟他说及半分秘境的情况,应该是想真正地考验他的实力。

想到常五,萧御接着想到陨日枪,又接着想到莫璇刀,不由得暗暗沉吟,不知道常五对莫璇刀的情况知不知情,这一切的答案只有等出去再问他了。

当下拱手说道,“多谢二位前辈。”

这声感谢十分诚挚,情塔于他和风凌月而言,无疑是一重更艰难的考验,但是二人能够以同样完美的方式破塔成功,无疑是对他们之间情感的深深肯定。

“不必相谢,既然你们已破情塔,现在就可以前往第四重了。”

二人心念一动,只见繁华落尽,眼前一片雪白天地,在重重飞雪之间,一个老者倚梅而坐,双眼直视前方,好像是在思考什么。

凌天殿之中,单宗看的真切,不由得微微哂笑,“我只当萧御是个多情的种子,没想到不到半个时辰,就冲到第四重,倒是让我大开眼界。”

“这世间能把爱情看成至重的又有几人,都不过是浪子罢了。”

那人在第三重情塔之中落败,此刻仿佛找到了无尽安慰,那些冲破第三重凌天塔的人和他相比,不过都只是轻薄浪子而已。

不少女弟子看向他的眼神也分明轻柔了许多,用情至真至性的男子,这世上又有几个。

那弟子宽慰之间,天镜之上忽然闪过一道夺目至极的光华,最终停留在天镜最左侧。

单宗顿时站来,难道是云晟的名字被印刻在上面了么!

一念未定,众人目光触及的终点清晰地印刻了五个大字——萧御、风凌月。

这五个字霎时间惊起惊涛骇浪,凌天殿内顿时一片嘈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萧御和风凌月的名字刻在了天镜之上,他们明明才过第三重而已。”

“这个天镜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云晟的名字都还没有印刻上去,萧御有什么资格!”

“萧御和风凌月名字的那一排上面出现了两个大字,但好像是玄文,我不认识。”

薛懿微微一惊,凝神望去,只见萧御和风凌月的名字之上果然刻有另外两个大字——

“至情!”

菏泽市中医院
江门市中心医院
成都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衡水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