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霜寒之翼 70 难兄难弟

2019-09-13 19:25: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霜寒之翼 70 难兄难弟

“见鬼,这条龙真是可恶。”罗克森狠狠地唾了一口,抚摸着肩膀上萎靡不振的白头鹰:“这么强的负能量,还有心智迷雾这种可恶的效果,涅拉根本没办法侦查。”

“少说两句,那条龙又不会站在那里等我们去找他。”索林点着火:“话说起来,你有活干的时候可比闲着的时候说话简洁多了。”

“闲着的时间不就是用来聊天的吗?”

火焰噼噼啪啪地响着,罗克森摸出小锅,放进去一点酱料开始煮面干——一种东境流行的粗麦粉和水揉成后晒干的面疙瘩,面干上洒一点甘草末和咸盐,再放点提神的清橄榄与黑药豆,一股黑烟从锅子里冒了出来,这锅堪称黑暗料理的东西就成了他和精灵的宵夜。

两人吃着黑暗料理,显然也不在意这个味道,清橄榄和甘草的清凉气息一进喉咙,他们精神一震,又一口烈酒下肚,一股热气就将负能量和北风带来的寒冷驱散不少,赛斯特已经属于北面了,这个季节半夜显然算不上多么温暖,尤其是在鬼气森森的林子里。

他们点着火四处巡走,时不时还闲聊两句,罗克森看着篝火旁的帐篷,忽然问:“喂,长耳朵,你对薇丝塔女士的事情了解吗?”

“怎么?你对女士有兴趣?”精灵四处望了几眼。

“不是,我只是好奇,她究竟拿什么打动了霍德麾下的吸血鬼?”罗克森问:“还有,她出现得太突然了,长耳朵,我在风语者里混了不长不短也有十几年了,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女人一进入联盟就被人称为女士。”

“你质疑她的资格?”

“并非如此,她能够被人这么称呼,本身就说明她有这个资格,我只是十分好奇而已。”

“好奇是爱慕的开始。”

“是,我承认我爱慕她,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有魅力的女人,你看她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可是却有着年长者的风范,在战场上指挥若定,处理事物井井有条,她简直完美。”

“还真是,不过作为一个长者,好吧我今年300岁,相比你的年龄当然是长者。”精灵盯着罗克森:“不要妄想了,女士是不会对你有想法的,而且,你也不应该对她有任何的想法。”

“呼~你可真残酷我只是想想,好吧我知道我想多了,我这种又穷又丑又邋遢的人怎么能够讨到薇丝塔女士的欢心。”游侠盯着天空喃喃道:“不过我更好奇的是,薇丝塔为什么要盯着那条龙,毕竟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吗?北地的强大恶龙已经很多了,也不多这一条;虽然女士捍卫正义的精神让我钦佩,但我能感受到这不是全部的理由。”

篝火声噼噼啪啪,游侠投进去几根树枝,一堆火星子溅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或许塔伦知道,他了解薇丝塔。”索林皱起眉头摇着脑袋:“不过我强烈建议你最好不要去询问。”

“我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游侠靠在树木上道:“不过我实在是想说,根据我多年的冒险经验,这场缉捕很有可能会失败。”

“你怎么会这么想?”精灵奇怪地问。

“这条龙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了。”罗克森表情凝重,他认真的时候,说话更利索了:“他是一条很罕见的龙巫师,我不知道它究竟会多少个法术,但是能接触到第五环,他的法术一定不少,我怀疑这里已经被他建设成了巢穴,你知道巫师是怎么用奥术武装自己的基地的吗?我想你这个年纪一定参与过对法师塔的攻击吧。”

“确实很难,拆不完的魔法陷阱和没完没了的暗门和幻象,还有仆从。”索林戚戚然地点头:“我的姐姐就死在一次那样的行动中,可惜的是那个巫师还跑了。不过我们不用害怕。”

他拍了拍罗克森:“他来这才多久,即使有布置又能森严到哪里去呢?灰月先生的法术造诣在这条龙之上,还有阿黛拉克制负能量,我们的胜算非常高不是吗?”

“希望如此……小心!”

游侠猛地站立起来拉响了魔法警报,黑暗中出现了无数细密的红色光点,索林抽出了长剑,警惕地看着四方。

营地已经被包围了。

狗头人十分兴奋地看着燃烧着篝火的营地,虽然敌人很强大,但它们并不十分惧怕。

这一区域狗头人以前从属于一头古代绿龙,自从绿龙在寿命将尽时吃掉所有财宝飞往外位面之后,它们就没了主人,习惯了龙类奴役的狗头人十分希望在新的龙主人面前表现忠诚,它们大声地鼓噪着,很快一窝蜂地冲进了营地。

不远处藏着的白龙却知道狗头人的忠诚很多时候相当不靠谱,身为龙血生物的一种,狗头人对真龙有一种近似祖先的敬畏之情的确不假,但这种共生关系的成立更多是基于一种庇护。

作为一种孱弱的小型生物,地精、豺狼人以及种种猛兽都是狗头人的大敌,托庇于龙的麾下往往能够极大地提高族群的生存机率。最开始这群狗头人开始跟随白龙,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白龙对一个大型地精部落的屠杀。

因此这种忠诚很多时候就显得非常有趣,比如这一群狗头人一进去营地,大多数都站在外围丢石头,少数拿着简陋的武器围住两个人之后就开始搜刮地上的闪亮石头,索林和罗克森挥舞着火把和武器驱赶着它们,脸色颇为哭笑不得。

白河悄悄示意S1,他点了点头,一个强力的狂暴术效果无声释放出来,这群狗头顿时变得疯狂了起来。

“嗷呜!!”一根短矛击中了罗克森,穿透了他的皮甲刺破了一点皮,这让他有些愤怒地哇哇大叫起来,抽出木棒击飞了两只缠在腿上的狗头人,又唰唰两箭放倒了远处的两个投石兵。

“狗头人?”法师和女战士很快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战士挥舞长剑斩杀两只狗头,看着周围的狗头数量,微微松了口气:“不太多!驱散他们!”

“恐怕不行。”法师眯着眼睛看到了这些狗头人身上的光芒拿出了法术书:“它们被施展了狂暴术!可能有狗头人术士,你们小心,我来解除魔法!!”

“阿黛拉!光!”女战士劈开一只狗头人,高声大喊:“它们的弱点是强光。”

阿黛拉有些手忙脚乱地开始祈祷,一个明亮的炽光球被她托了起来,靠近的狗头人惨叫着陷入了呆滞,狂暴术被塔伦·灰月驱散之后,这种呆滞变成了惶恐,它们挖挖乱叫着四散而逃。

女战士松了一口气时异变陡生,站在外围的游侠和盗贼身后突然窜出来十几个黑影

,两个人瞬间被撂倒;虽然他们身上挂着各种抗魔装备,然而有白龙在一侧鬼鬼祟祟地压制魔法,瞬间出现的复数debuff瞬间击破了它们的防护,游侠变成了虚弱的弱智,双眼望天口角流涎,精灵则浑身麻痹不能动弹,脑袋上全是汗珠。

几个外侧的狗头人哇哇大叫,重新被释放了狂暴效果的他们拽住不能动弹的两个人,欢天喜地拖走了。

塔伦·灰月刚刚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吵醒,原本就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他猝不及防地看着游侠和盗贼被放倒,还没来得及释放什么法术,林地边缘那出现的十几个阴影就映入了他的视野。

感受着这些阴影身上的魔法灵光,塔伦·灰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上恒定的侦测魔法让他瞬间感受到了这些阴魂的魔力,他不可思议地充满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甚至浑然没注意到负能量迷雾已经朝己方狂涌过来。

他心中甚至有些绝望。

密斯瑞尔在上!这种等级的法力阴魂,竟然有这么多。

“防护邪恶!”半精灵少女倒是意识到了此时该做什么,一个半径十呎的法阵将心智迷雾阻挡在外,塔伦·灰月也从惊骇中反应过来,他念动咒语,释放出造风术,强力的狂风短暂地吹散了物理形态的浓雾,他看到狗头人大军被强风阻碍了几秒之后仍旧疯狂地涌过来,毫不犹豫地发动了传送卷轴。

一道光芒闪过,他们出现在了树林远处的大路上。

“天哪!罗克森和索林都被抓走了!”阿黛拉愣了一阵,有些惊恐地喊了起来。

“冷静!阿黛拉。”灰月按着半精灵少女的肩膀,他的手也有些颤抖,似乎强压着什么情绪:“我们救不了他们了。”

“这个卑鄙的家伙。”薇丝塔愤怒的瞳孔之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芒:“我一定要抓到他。”

“你也要冷静,薇丝塔,不,艾露迪希拉。”塔伦·灰月站在了女战士面前,一个听起来有些绕口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他认真地看着女人的双眼:“我们不可能完成这个缉捕任务了!”

“不可能?为什么?”薇丝塔的语气更愤怒了。

“刚才那些阴魂,虽然形态还不太稳定,但是它们每一个都有着不下于那条白龙的魔法力量。”塔伦·灰月深吸了一口气:“加上那些狗头人,虽然看上去是些没什么用场的狗头人,但即使你拿出真正的力量也不可能战胜得了他们这个团体,这个计划必须放弃。”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想办法解决他!”薇丝塔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这样下去,这条龙再如此地成长上一百多年,会给安塔斯带来多么巨大的灾害?这是为了以后!”

“我知道这不是你心中全部的理由,艾露迪希拉!”塔伦·灰月严肃道:“请您务必理智下来,以现在的情况,风语者联盟想要捕捉这条龙,至少需要五倍于我们小队的力量,还要更高等级的施法者。这样的人手我们很难拿得出来,更难调集到北面,罗克森和索林落到了那条龙的手里,我们的情报一定会暴露出来的,我们必须现在就撤。”

他摸出了传送卷轴。

“等等,灰月先生。”薇丝塔闭上眼睛,胸前的剧烈起伏停了下来,她想了想,说道:“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不过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他,更何况罗克森和索林还在他的手上,我们必须确定他们的生死才行,如果他们还活着,我们一定要救他。”

“那你准备怎么办?”

“到最近的镇子,我们雇佣一些人员。”薇丝塔目光坚毅,似乎下了什么决定:“追踪效果还有很长时间,我们足够组织起一只规模足够大的军队来对付他了。”

“可是薇丝塔小姐,我们没有那么多钱。”阿黛拉眨着眼睛说。

“我有,用我的私房钱。”薇丝塔咬牙切齿,似乎这个决定让她感到十分之委屈与愤怒,刚才出现在她双眼之中那异样金色光芒再次微微闪烁了一下。

塔伦·灰月在一旁抽搐了一下嘴角,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什么也没说。

……

“哦,见鬼,疼死我了!”被剥光了捆绑起来的游侠和盗贼被狗头人用大石头压在了后背上,这群鼓噪的狗头人还顺手用大棒子给了他们两下,两人鼻青脸肿的脸上沾着泥土,看上去非常之狼狈。

白河解除了两人身上的几个恶咒,让他们能够睁开眼睛说话而不再是麻痹痴呆。

他们的全身装备都在阴魂研究者的手里,阴魂们一件一件处理附魔过的东西,将可能存在的追踪记号一个个摧毁。

对上白龙近在咫尺的一双红眼,游侠忍不住又闭上眼睛呻吟起来。

米亚拉在上啊,为什么这条白龙的眼睛是红的,它多久没吃过东西了?

这个念头刚在他心里头浮出来,就听到这个白龙说话了:“唔,这两块肉看上去臭了点儿,尤其是这个短耳朵的,一会儿你们用刷子好好刷一刷,对了,听说人类的肉酸,你们可以把这个短耳朵阉了之后挂上几天散散腥气,煮的时候多放点香料。”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