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五十八章 有客上门

2020-01-15 16:2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五十八章 有客上门

帕斯塔和朱利叶斯离开后,露露娜卡坐在柜台上,一坐就是一整个上午。她琢磨着自己手中小小的木雕像,有时候手上的动作很利落,有时候则是皱着眉将木雕像放在了一边,整个人趴在柜台上,把柜台当床用,眯着眼睛,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只是假寐,但是她睁开眼的时候,总是会很突然,像是要故意吓人一样,只是店里面并没有人能给她吓。沃德在院子里趴着,没有进店里面陪自己的主人的兴趣。这条狗有时候会消失,不知道跑去哪里,但是大多数时候,它还是呆在院子里,履行看家护院的职责……也许、大概是这样。

到中午的时候,露露娜卡将木雕像放在了展览台上,脸上带着满意的神色,“总算完成了,也不枉花费了我这么多的时间。”

木雕像是一个在祈祷的女性,双手握在一起,跪在地上,身上披着宽松的袍子,在对着并不存在于她眼前的神祈祷。不管是衣着、容貌还是姿势,这个木雕像的细节都被刻画得很完美,没有马虎的地方,作为一个木制品来说,完成度非常高。并不是什么会令人感到惊艳的艺术品,但是可以看得出制作者的用心和娴熟的技巧。在露露娜卡这摆满了奇怪的商品的店里,大概算是看起来不那么奇怪的物件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马蹄声和轮子滚动的声音。露露娜卡的耳朵动了动,望向门口,“真是稀奇,竟然真的有客人上门了?还是我听错了?”

她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

过了一会,一名老人走了进来。这是个穿着干净的白色袍子的老人,须发半白,身材健壮,神色平静,双眼有神。他身上的袍子并不宽松,紧紧包裹着他那高大的身体。

要让露露娜卡做个简单的概括的话,这是个和奥尔加差不多的人,但是气质和奥尔加完全不一样,性格的话,想来也不会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这位老爷,请问你需要些什么呢?”露露娜卡脸上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和外面那些店的员工并无什么区别,而她的话,看起来还像是一个在热情殷切地卖花的女孩——为了将身边的商品卖给别人。“我们这里虽然是小店,但是新奇的东西应有尽有,只要是你想要的,就算没有,我们也可以想办法制造出来。”

老人走到了其中一边的展览台边上,低下头去看摆放在上面的东西,“店长呢?”他问道。

“店长的话,今天带着另一个员工出门去了,今天只有我在店里。”露露娜卡回答道。

“你们的店长倒是很放心让你一个小姑娘留在店里。”老人说道。

露露娜卡笑了笑,“这附近的治安还是很好的,没有什么坏人,店长还认识了一些可靠的朋友,所以他才放心出门了。再说了,我还有忠实的伙伴陪着我。”

露露娜卡说到这,那条懒洋洋的黑狗沃德走了进来,抬起头看了老人一会,转头离开,回到了内厅。

“确实是忠实的朋友。”老人说道,“但是并不是很可靠的朋友。”

“它还是很可靠的。”露露娜卡说道,“虽然有点懒,但是牙齿很锋利,晚上如果有小偷上门的话,肯定能把小偷咬得嗷嗷大叫。”露露娜卡说到这,还有意挥了挥手,看起来就像是狗爪子在挥舞一样。

看着露露娜卡充满童趣的模样,老人脸上带上了笑容。“我看到了你们店的名字,露娜的炼金釜。店长是炼金术师吗?”他问道。

“不,我才是。”露露娜卡回道。

老人望向露露娜卡,脸上带着惊奇的表情,他再次扫视了一遍露露娜卡。娇小年幼的女孩,披着斗篷,穿着简朴的衣服。就外表来看,她是个可爱、但是又普通的女孩。炼金术师?这也许是老人听过最有趣的童言。“想冒充自己的家长可不是什么好事,孩子。你也许以为这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是对大人来说,有时候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露露娜卡歪了歪头,脸上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这可让人为难了。我该怎么才能让你相信我是一名炼金术师呢?明明就连店名也是以我的名字来起的。”

“你叫露娜?”老人说道。

“露露娜卡,老爷。”露露娜卡回道,“不知道老爷你怎么称呼呢?”

“巴尔就行,不要叫我老爷,我不是什么权贵。”名为巴尔的老人说道。

“好的,巴尔老爷。”露露娜卡回道——听起来就像是故意无视的巴尔的要求一样,继续称呼对方为老爷。“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我是一名炼金术师呢?”露露娜卡点了点下巴,接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许这事并不需要太复杂。巴尔老爷,你手边有一个罐子,能帮我拿过来吗?”

露露娜卡伸出手指指向了巴尔的边上,巴尔低头望向露露娜卡所指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半透明的罐子,他看不清里面装有什么。

“那是什么?”巴尔问道。

露露娜卡扭开了罐子上的盖子,“一棵有点调皮的植物,不过还算是个可爱的孩子吧。”

巴尔皱起了眉头,一个孩子,在罐头里面?这可不是什么听了能让人笑出来的话。

而露露娜卡将那东西掏出来的时候,巴尔确实没办法笑出来了。露露娜卡从罐子里掏出来、抓在手中的当然不会是小孩子,那么一个罐子也不可能装得下小孩,再怎么年幼的小孩都不行。被露露娜卡抓在手里的,是一颗带着一簇叶子、根茎部分非常粗大的植物。那根茎部分是浅黄色的,下端有两个突出的根须,看起来确实挺像一个人形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根茎部分有一个裂开的口子,像一张……嘴巴。

“醒醒,小傻瓜。”露露娜卡一手抓着根茎上面的叶子,另一只手伸过去在带有根须的部分拔了一下,将几条根须拔了下来。不管这东西有没有自己的灵智,遇到威胁的时候,它也是会有自我防御手段的——它开始蠕动,那个裂开的口子,发出了尖叫声。

那尖叫声让巴尔捂上了耳朵,再泼辣刁蛮的市井妇人,在这个尖叫声面前,都如同天使一般温柔。这个尖叫声似乎让整家店都在微微颤抖着,展览台、货架上一些高高立起来的东西在摇摇欲坠。

露露娜卡并没有多出来的手可以捂住耳朵,但是她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巴尔老爷,听听这个声音,这世间还有比这更难听的声音吗?没有了!”她对巴尔大喊道,好让巴尔能听到。“但是只要对待它的方法变了,它会变成什么样呢?”

露露娜卡将手放在根须的部分,轻轻捋动了起来。尖叫着的植物停下了尖叫,缓缓闭上了那个和嘴巴一样的口子,整个根茎不再蠕动,而是轻轻抖动了起来。巴尔慢慢地将双手放了下来,没有再听到那个声音,让他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露露娜卡将这颗植物放回到罐子里,盖上盖子,放在了自己身边,“很调皮的东西,但是只要懂得怎么哄的话,那就是一个乖小孩了。可惜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哄一个小孩,就连一些父母都是这样,真是遗憾。”

“那是魔鬼娃草。”巴尔说道。

“我一般都是叫娃娃草的,被处理过的娃娃草我想巴尔老爷你见过,但是活的应该很少见吧?”

“确实很少见。”巴尔说道,“活的太危险了,你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只是放进了一个罐子里?”

“这是我的材料,要怎么处理,那就看我需要什么了。”露露娜卡说道,“娃娃草真的危险吗?对我来说,还不算吧,在炼金釜边上,更危险的东西我可都遇到过。”

长春治银屑病最好的医院
天津有哪些屈光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可靠吗
日照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遵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