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張學良晚年會呂正操最想聽抗戰如何打日本人

2019-11-14 12:38: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学良晚年会吕正操:最想听抗战如何打日本亾

核心提示:大伯一进门,在心里就生出了如同“回家”见到亲人的感觉,他们聊得很开心,聊往事、聊信仰、聊抗战,我大伯最想听的是,吕老在抗战中如何打日本人的故事在离去之前,大伯表示:如果今后政府在两岸统一上需要我做些工作,我一定在所不辞

本文来源:《人民政协报》2011年11月10日第5版,作者:张闾蘅,原题:《忆安排大伯张学良与吕正操将军见面经过》

大伯张学良的一生充满了传奇,大起大落,但他人生最大的转折是在1936年在日本侵略者步步紧逼,在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刻,作为一名中国军人,他不愿意再打“内战”了在蒋介石来西安督促其“剿共”之际,为了一致对外、团结抗战,大伯几次劝说蒋介石,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但蒋介石不为所动于是大伯与杨虎城将军联手发动“兵谏”,扣押了蒋介石及其随行的军政要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西安事变最终和平解决,促成了国共共同抗日的第二次合作,使国家由内战到团结抗日、一致对外这个转变为最终为战胜日本侵略者,奠定了基础西安事变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也彻底改变了大伯的人生轨迹

在大伯送蒋介石回到南京后,他即被剥夺自由,遭到长期的关押和软禁

大伯是1946年被羁押转移到台湾新竹的最初在台湾,他们依旧是过着与世隔绝的“管束”生活,关于这一段时间的经过知情者甚少有文字记载的是大伯的日记,他的日记真实地再现了那段几乎被世人忘却的历史

直到1960年,大伯从高雄搬迁到台北,才与台湾的亲友建立了联系,与海外的子女有了更多的来往也是由此开始,我们一家人与大伯一家,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来往从彼此相望到往来密切;从彼此关爱到晚年相伴;我们这些晚辈与亲属在与大伯的交往中,从他的讲述中,知晓我们家族及我大伯的经历在台北,我们家成为我大伯每天“进城”的必到之处,我们姐妹成为我大伯可以“无话不说”的最好“聊客”,正是受我大伯“潜移默化”的影响,使我们对大伯的“叛逆”行为有了新的诠释,对国家、民族的含义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也促使我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返回祖国大陆记得我每次回到台湾,都会带给他许多新的消息,如家乡的变化、亲友的情况,故乡的问候等等尽管我大伯的听力日衰,但他听到祖国家乡的人与事,那种舒畅欢笑表情,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为我大伯与祖国大陆的联系“牵桥搭线”,对于我来说,真是一件很快慰的事情

大伯知晓我经常往返于内地,让他又多了一份牵挂毕竟他离开大陆有半个多世纪了,他内心的“牵挂”,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现在我作为他可以“信赖”的信使,通过我的讲述,使他更为直观和细致地了解海峡“那边”的情况,同时我在去内地时也转达了他对诸多老友的问候与惦念这也是大伯与我之间彼此默契、心领神会的“秘密”在大伯身边的时候,只要大伯交代的人与事,我都尽全力去做、去寻找记得在我返回大陆初期,大伯向我提起,他很想知道两位老部下的近况,叫我设法见见,这两个人一位是吕正操将军,一位是万毅将军;但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我去内地以后,这两位老人家我先后都设法见到了,我向这两位老将军转达了大伯对他们的惦念与问候两位老人都已经经历无数风风雨雨,但他们坚定的信仰,对国家民族的深厚情感,至今仍让我感动,难以忘怀尤其是吕老,后来我们相处的机会非常多,是吕老带着我认识了各界朋友;是吕老教会我为国家的发展,为两岸的交流去做点事

记得第一次见到吕老,是全国政协机关的杨拯民副秘书长带我去的当我第一眼见到吕老时,就觉得非常亲切,他幽默风趣、为人爽朗从言谈举止中,我能看到他与我大伯在性格方面的相似之处吕老的教诲、关爱、呵护在后来的交往中时时感动着我当时由我为他们相互间传递信息,有一次见面时,我问吕老,“你的手受过伤吗”吕老不解,我说:“我大伯提起你,说原先想送你去空军学飞行,因为你手受过伤,后来改送你去当陆军”吕老很感慨地说:“老长官还记得我手受过伤呀”透过他的眼神,分明让我感觉到我有一种,当时我立誓要促成二老见面,好好弥补失去的时光,然而从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一等就是十年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大伯一家可以赴美探亲,与儿女团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