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思路小說臺胞探親記

2019-10-12 16:1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呜,呜呜——”西江上传来几声汽笛声,响亮而幽咽

  这是黄昏时分,一艘三层船舱的飞跃客轮顺江而下,然后兜转船头,缓缓靠近了岸边的浮筏

  在船舷处,手扶栏杆,早就站立着一个端庄雍容的妇人,约莫花甲年纪,飒飒的江风吹拂着她花白的头发

  她满脸肃容,眼噙泪水,目光巴巴地望向码头,久久地凝视着那个梦里见它千百回的家乡、被迷蒙的暮色笼罩着的小镇她离开这个小镇,转眼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年四十年的漫长岁月,忽然滞结在这一刻离开时是豆蔻年华,归来时已满头如霜今天,她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她由她表妹——身材健壮的一个中年妇女搀扶着,走过桥板下了船,走上浮筏立即有许多挑夫围上前来,一个个手里拿着扁担和绳索,兜揽生意她雇了两个壮实的汉子,让他俩帮助挑行李她的行李不少,有提包、箱子,还有两只很大的编织袋,胀鼓鼓的很沉两个挑夫把行李挑上码头时,汗珠滴答滴答地落在石阶上,嘴里吭哧吭哧地喘大气

  这个妇人和表妹走上古老的码头,一步一踟躇四十年前,她就是从这里出发,乘搭竹篷驳船离开码头,任凭滔滔东去的江水将她推向广州、香港,前往那个海岛的当时母亲和弟弟站在石阶上,对远去的驳船不停地摆着手;母子俩伫立岸坡的身影,有如写在寥廓的天空上——那个情景从此定格,成了她梦中永恒的画面岁月蹉跎,还是这个码头,还是这些石阶,一切都那么眼熟;只是码头上建起了新的港务站,长条石阶被脚板磨得更加平滑了

  步上岸顶,来到街口她俩不同常人的衣着和举止,立即吸引了一大群凑热闹的小孩,围着她,嘁嘁喳喳地问这问那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故事,分明就在她身上重演着近乡情更怯,她的双腿在微微晃动,简直不敢再迈步往前走了

  她操着久违而没曾忘记的乡音,说她要找冯家镇子上只有两户人姓冯,孩子们明白了她要找的是哪一个冯家,于是前呼后拥,转弯抹角地带她俩走过大街小巷双脚踩在似曾相识和熟悉却又陌生和凹凸的街道上,她的脚步蹒跚,心在不断颤抖,似乎又一次走过了四十年漫长的时光

  抵达家门,她愣住了眼前的这个家,建在镇子的一个角落,一张池塘的旁边,独门独户的,藏在几棵龙眼树和芭蕉树后面,斑驳的砖墙,显得相当破旧——这,就是她母亲、弟弟和家人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么她在家里的来信中已经知道,弟弟是省化工厂的高级工程师、科研室主任,收入应该很不错的,盖的房子怎么这样简陋

  当然是的,没有错,这就是她要找的家有热心的孩子先一步飞跑去叫门,家里人都慌张地奔出门来了,知道她将要回来探亲,但没想到她提前就到家了,大家脸上都洋溢着惊诧和狂喜,迎接她、她表妹和挑夫、行李进了门她给挑夫付了应付的工钱,两个挑夫千恩万谢地走了

  见到家人,弟弟和弟媳依稀还认得,恍若隔世她再也控制不住,打开了感情的闸门,双方抱头大哭屋子墙上的正中,挂着她母亲的遗像,她扑了过去,摘下相框,将脸贴着母亲的脸就泪下如雨,痛哭失声……

  二、天凉好个秋

  这个妇人,原是冯家出嫁的大女儿自她去了台湾后音信杳无,她母亲“三婆”多年来抑悒寡欢,思念女儿成疾,在12年前就去世了老家就只剩她的一个亲弟弟——镇上人称为“冯工”的此时,冯工的孩子们拥上前来,都尊敬地叫她“姑妈”

  一番混乱的亲热后,姑妈把弟弟拉到自己的跟前,想要仔细端详可是,话未出口,泪水早已濡湿了她的眼眶离家时那个年方弱冠的毛头小子,如今已是鬓发掺白的花甲老人姐弟俩不禁相对垂泪,又是一阵唏嘘

  站在旁边的弟媳——冯工那做教师的妻子生性聪慧,她看情形过于悲伤,于是引开话题说:“姑妈,你和表姐从香港经梧州,怎么又从上游县城来呢”

  姑妈这才说起行程的经过

  这次,她是由她三舅——台湾的一个退伍老兵陪同从台北出发,到香港会合生活在那儿的表妹,经广州、梧州回到大陆来的过海关的时候,她才知道,他们是台胞回乡探亲的第一拨——在这个1987年的秋天,台胞回大陆探亲的热潮才刚刚开始呢这个消息不知怎么的竟然预先传到了老家的县城,县里派了一辆车子到梧州,专程前来迎接她的是县统战部的蓝部长

  说老实话,她感到很意外,很吃惊原先,在离开台湾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毕竟四十年的隔绝,根本不晓得大陆那边是个什么状况;是思乡痛苦的多年折磨,才使她最后下了决心回乡探亲,但总是担心会受到什么阻碍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到梧州,就有地方政府的专车来迎接

  梧州距离她老家——那个小镇有两百多华里,如果乘搭客轮逆水而上,得走一天一夜;但乘车走公路只要四个钟头就到了她归心似箭,待蓝部长证明身份并诚恳地解释来意后,与三舅、表妹也就不客气地上了车

  小镇和县城都傍着西江,小镇在县城下游的三十多里处,公路所通却是先到的县城,下午就到了蓝部长十分热情,把他们三个送进宾馆小憩,让服务员们招呼得很周到

  然后是设宴款待、接风洗尘县委书记、县长等地方首脑都来了,接见握手,关怀备至席间传杯交盏,气氛融洽个头又高又胖的蓝部长,亲切地告诉她,县里为她的回乡事宜专门开了会,决定在县宾馆拨出一套高级客房,给她下榻休息,希望她在县城好好住几天,看看家乡的巨大变化

  如此高规格的待遇,更使她始料未及她连连道谢,说县城中学是她的母校,她很想故地重游;家乡焕然一新的面貌,使她几乎都不敢认了……但她最后说,离家已经整整四十年,只想快一点回家去与家人团聚

  她三舅的老家在本县另一个方向的民城乡,当年随军到台,离家一晃也是四十年有零,怎不归家心切也想早点回去看看

  县领导们尽管很惋惜,可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于是,她三舅独自乘车赶往民城去了姑妈与表妹则搭船往小镇,由蓝部长亲自送她俩到县港务站码头

  登上客轮后,她一直站在船舷处,心潮随着河水在起伏翻滚,思绪随着轮船在破浪前进在那颜色暗黝的辽阔江面上,飒飒的江风扑面而来,她才真正领略了那凉爽融身的秋风、那宜人心肺的秋意……

  “船员叫我离开船舷,我贪爽,还不愿意走呢”说到这里,她笑了

  看她悲喜交集的,与家人聊着话,真是甜酸苦辣,五味杂陈啊

  夜深了姑妈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与弟弟一起信步走出门前

  夜色晴明,天空半弯新月,月华融融如水凉风习习,吹动芭蕉叶子发出簌簌的响声她忽然想起,以前在海岛时常怀念家乡和亲人,多少次念叨“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诗句,没承想,现在却变成了现实,真不敢相信真像在梦里

  她不禁感慨地对冯工说:“弟弟你看,月是故乡明天凉好个秋啊”

  三、风光

  冯家实在过于逼仄,姑妈和表姑就住在离冯家百十步外的我家我家是新盖的小楼房,腾出二楼,尽量让她俩住得舒适些

  第二天一大早,姑妈就起了床,走下楼来她换了一身碎花的丝绸旗袍,涂了淡淡的口红,显得雍容大方,气度非凡

  姑妈带回了许多礼物,由表姑帮忙分发,家人和近亲们人人有份那两个胀鼓鼓的编织袋(我们叫“蛇皮袋”),里头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新衣服和日常用品每人一套新衣以外,还有不少小镇人那时几乎没见过、更舍不得花钱买的东西,如卷纸团、盒装纸巾、速溶咖啡、易拉罐饮料、外国香烟等等

  一拿到这些东西,每个人的眼睛无不放光,说不馋那是假的家里几个小孩更是欢呼雀跃,穿上新颖好看的童装,呼啸而去,跑了个通街,让别家孩子流尽了口水

  姑妈还带给家里一台收录机和一台14吋彩色电视机据说入境过海关每人只允许随带两件电器,要不她恐怕会把一个电器铺搬回老家来拆开纸箱后,给收录机接上电源,放进磁带,屋里就响起了邓丽君悦耳的歌声;调试电视频道,屏幕上出现彩色的画面,大家就一阵欢呼,笑声传到屋外那会儿,小镇有几个人见过这新奇的家伙立即拥来了一屋子看新鲜的人……

  冯家姑妈从台湾归家的消息,在镇子上已像风一般传开小镇平时难得有什么大的,这事就哄动了整个镇子

  这下子不得了,探望她的人纷至沓来,川流不息,将我家挤得密密层层的,厅屋里装不下,门外空地上还簇拥着人群有三姑六婆,街坊邻舍,还有社会名流,地方政要人们问长问短,感慨叹息,发表着两岸冰雪融化的高见,抒发着乡亲顾念台胞的感情从早到晚,来了一拨又一拨,简直就没停过家人们递茶送水、搬椅摆凳的,忙得风车般转,手脚都软了

  姑妈的举止大方得体,脸带笑容迎来送往,尤显光彩照人博得那些来客都窃窃议论:“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不同”“到底是从台湾来的人哪”他们出门时都学得礼仪十足,说话也会拱手带着掉文:“免送,免送留步,留步”

  隔天消息传到了乡下冯家的祖籍原在8里外的农村,那里的村民三三两两,成群结伙地来到我家,无非是想一睹台胞的风采村民进门难免有些怯生或迟疑,上不得大台盘,手脚都不晓得往哪儿放乡下人自比镇上人更穷,有的人还光着沾有泥巴的双脚呢可他们肯定没想到,姑妈毫无嫌弃他们的意思,早已伸出手来拉着他们,请他们坐下,然后一个个地给他们献茶

  那些村民紧张哟望着姑妈的眼光有些发直,也不晓得说什么话才好他们中,好几个男女端茶碗的手在打颤,泼洒了茶水也不知道

  姑妈送村民出门的时候,往往就把一只红包塞进各人的手里对那个打光脚的老汉,还多塞给了他一个我在旁边瞅见,猜测那些“利市”必是她夜里就封好了的,但不晓得里头都有多少,只是在心里犯嘀咕:这分明就是施舍派送嘛姑妈如此花钱如流水,她很有钱么她就一点也不心疼么

  忽然,一阵喧哗声,把这里热闹的气氛推向了高潮那个又高又胖的蓝部长,从县城到来,似乎还有宣传部、对台办、镇委会的各色人等,一溜多人,拎着水果篮、礼品篮,登门拜访,嘘寒问暖,征询台胞在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之类热忱的话那些街坊看到公家来人,悄悄地都退缩往后面去了,只怕扰乱场;那些村民们呢,早就躲得远远的,自知不合时宜的哩

  人家的热情,这倒让姑妈有些招架不住了她唯有作四方揖,连声说道:“谢谢大家我真没什么需要的谢谢,谢谢了”

  冯工不喜热闹,呆在屋里没出来我在旁边看着这种情景,心里蛮感慨的这就叫光宗耀祖、荣耀门庭了吧;姑妈作为台胞衣锦还乡,真是风光啊

  四、折堕

  听老辈邻居说过,姑妈年轻时长得很漂亮,又能歌善舞的,还写得一手清秀的楷体字,是县中学出名的“校花”念完高中后,她嫁了个外地的大学毕业生,就跟随经商的丈夫去了台湾,那是1946年的事到台湾站住了脚,她想接母亲和弟弟去一起住,但她母亲舍不得祖上留下的几十亩地,就是不肯去不久大陆就解放了,从此她与亲人断绝了联系,人们都以为她不在人世了直到前些时,她经香港的表妹才与家里有书信来往——这一眨眼就过去了四十年

  原是飘蓬风吹去,认着旧巢燕归来,却已“物是人非”

  姑妈住在我家,有空就跟大家闲聊,给足了我听她说话的机会她的性格开朗,健谈,说话也很风趣的她憋了太多太多的话,说起来不断线

  她平生的经历搀着传奇色彩,在台北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哩

  她到台湾没几年,丈夫就病故了她改嫁了一个上校飞行员后夫是湖北蕲州人,念过美国西点军校,航空技术很出色,在阅兵式上做过飞行表演,还给蒋介石开过座驾,有一次飞机出了故障,他熟练地迫降才避免了一场空难,算是救了老蒋的命由于后夫在军界的名望与地位,她加入了台湾妇女联合会,时常出入一些上层人物聚会或Patty的场合;宋美龄但凡到妇联来开会,都指定由她担任速记秘书;她家与蒋家来往颇密,与蒋介石也有合影

  “我先生与李时珍还是同乡呢只可惜他前几年就不在了”姑妈说着,轻轻叹了口气,“早就想到湖北婆家去看看,至今未能成行日暮乡关何处是雪拥蓝关马不前错把他乡作故乡,却在他乡生白发啊”姑妈引用唐诗随口而出,令我不禁暗暗佩服

  这时我问她,怎么评价蒋家父子她想了想,说:“老蒋是独裁政治,小蒋是亲民经济”我又试探问,那边“水深火热”么她一愣,然后很认真地说,台湾如今是亚洲“四小龙”之一,“啤酒红酒的水是够深的,劲歌劲舞是够火热的”说完,她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逗得大家也笑了,闹了我个大红脸

  姑妈说得最多的是多年来的往事,流露出对家乡深沉的眷恋在那个海岛上,每当花前月下,竹影临窗,秋风落叶,她就会想起远隔天涯的家乡和亲人,尤其思念年老的母亲,不禁长吁短叹,潸然流泪但凡到了母亲的生日,她都备上很大的蛋糕,点燃蜡烛,遥祝远方的母亲幸福快乐、健康长寿年年如此,从不间断……

  共 988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一位花甲年纪的妇人为主角,通过她四十年的漫长离乡之路,寻找久违的乡音,寻找失去的时光亲人相见,恍若隔世,四十年漂泊,月是故乡明啊妇人作为台胞衣锦还乡,给亲人们带来很多礼物,也让亲人们感到很风光很荣耀可是妇人关心的却是,家里房子怎么这么破旧,亲人们是怎么过来的;父老乡亲们这么多年,还好吗妇人在乡间散步,寻找每一个熟悉的又陌生的印迹亲情友情家乡情,时过境迁,不变的是这份浓浓的情谊小说不仅是一个女人的沧桑史,更是一个村庄一个时代的沧桑史,从沉浮中一点点走向复兴,所有的变更都成为磨砺意志的财富,苦辣酸甜过后,苍茫天水之间,隔不断的是华夏儿女情文章情感真挚,语言朴实,故事生动,意境深远,( 李子燕)【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59:52 一个使人心酸而又耐人寻味的真实故事

拉拉裤有勒痕正常吗
钙片跟维生素D先吃哪个
防动脉硬化症状能吃通心络吗
儿童骨龄偏大要补钙吗
分享到: